首页> 裁判案例> 买卖合同纠纷

江*市华方科技**有限公司与孔*辉、孔*萍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锡商终字第0056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孔光辉,男,1968年7月9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周清,江*优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阴市华方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江阴市周庄镇长寿西张路11号。

法定代表人陆*海**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少宗,江*市华士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孔*萍,女,1972年1月9日生,汉族。

上诉人孔*辉因与被上诉人江*市华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以及原审被告孔*萍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阴市人民法院(2013)澄长商初字第0272号民事判决,向*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司一审诉称:其与孔光辉曾发生买卖化纤业务往来,孔*辉向其购买化纤。截止2013年1月18日,经*方对账,孔*辉结欠货款1185288.32元。孔光辉书面承诺至2012年农历年底支付货款300000元。孔光辉与孔亚萍系夫妻关系。综上所述,其认为与孔光辉发生的化纤业务合法有效,孔*辉收货后未能按约给付相应货款,是造成纠纷的全部原因,故要求孔光辉、孔*萍立即给付货款1185288.32元。

**公司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13年1月18日**公司与孔光辉业务往来的结算清单1份。证明孔光辉确认结欠货款1185288.32元,并同时承诺到2013年年底支付货款300000元左右。

2、码单21份。证明收货人为孔光辉。

3、2013年10月15日由**公司查询的流水账1份。证明孔亚萍于2012年6月4日支付给**公司货款200000元。

4、中国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江阴长寿支行出具的往来清单1份。证明孔亚萍分别于2011年8月29日、2011年10月19日、2011年11月13日、2012年1月20日、2012年1月20日、2012年3月13日、2012年6月4日将货款汇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顾三妹的银行账户,另外证明**公司是与孔光辉、孔*萍之间发生的买卖关系。

孔光辉一审辩称:其与**公司不存在买卖业务往来。其所签的对账单是履行泗阳宏盛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职务行为,与其本人无关。本案所涉业务的相对方是**公司与**公司,其系**公司的业务员,故要求驳回**公司的诉讼请求。

孔亚萍一审辩称:其与孔光辉系夫妻关系。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而非债权债务纠纷,其非本案的必要共同诉讼参加人。婚姻法的司法解释规定的是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欠债务的,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本案是买卖合同之诉,并不是孔光辉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所以不应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孔光辉的行为系履行**公司的职务行为,买卖合同的相对方是**公司与**公司,与夫妻债务无关。其系**公司聘请的总经理,履行的是**公司的职务行为,故要求驳回**公司的诉讼请求。

孔光辉、孔*萍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公司装订入库的账本2本(内含**公司在庭审过程中提供的码单21份)。证明**公司与**公司有业务往来。而且该21份码单上(客户联)的客户名称都是空白的。

2、**公司的存货分类账和进销存货明细账各1本。证明**公司与**公司有业务往来。

3、**公司的部分工资单。证明孔光辉、孔*萍在**公司工作的事实,孔*辉系**公司的采购员、孔*萍系**公司聘请的总经理。

4、银行承兑汇票4份、增值税发票10份。证明**公司所诉业务的相对方为**公司;银行承兑汇票4份是**公司于2012年6月22日支付**公司货款150000元,当时由吴淑英签收,也就是**公司提供的对账单上的制单人。

孔光辉、孔*萍对**公司提供的证据经质证认为:

1、对**公司提供的证据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对于**公司所要证明的事实不予认可,对账单所指的债务人应当是**公司。该对账单大部分明确了是“含税”,而个人是不可能需要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而且对账单上“2012年6月22日收汇款150000元”的事实不予认可,支*方式应该是承兑汇票。

2、对**公司提供的证据2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公司所要证明的内容也不予认可。**公司所提供的码单上的发往单位“孔光辉”是**公司事后添加的,或者说是为了本次诉讼而添加的,所以对其真实性和所要证明的内容不予认可。

3、对**公司提供的证据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公司所要证明的内容不予认可,孔*萍是**公司聘请的总经理,**公司有相当的业务现金流水是从孔亚萍个人卡上汇进或汇出的,孔*萍于2012年6月4日从个人银行卡汇给**公司的货款200000元是**公**公司行为。

4、对**公司提供的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公司所要证明的内容不予认可,**公司所提供的银行出具的汇款凭证与**公司所提供的孔光辉的应收账款清单不符,其中缺少了**公司于2011年11月16日支付**公司的150000元货款、2012年4月12日支付的货款150000元、2012年6月22日支付**公司的货款150000元,该部分款项在**公司提供的清单中没有体现,所以不能证明业务往来是与孔光辉所发生的。**公司提供的银行清单上所显示的账户确实是孔光辉或孔亚萍的银行账户,但该账户都是孔光辉、孔*萍与**公司顾三妹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业务往来。孔光辉、孔*萍的付款行为是履行**公司的职务行为,**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公司与孔光辉、孔*萍存在业务往来。

**公司对孔光辉、孔*萍提供的证据经质证认为:

1、对孔光辉、孔*萍提供的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孔光辉、孔*萍提供的证据1中的码单与**公司提供的码单是一致的,从*光辉、孔*萍的证据1已经可以证明本案双方诉讼中争议的货物由**公司卖给孔光辉、孔*萍后,再由孔光辉、孔*萍交给**公司。

2、对孔光辉、孔*萍提供的证据2的真实性无法肯定。因为证据2为案件以外的第三人所做的财务账册,上面所记载的内容对**公司没有约束力。

3、对孔光辉、孔*萍提供的证据3无法确认。因为**公司无法肯定证据3上的签名是否为孔光辉、孔*萍亲笔书写,况*孔光辉、孔*萍也没有提供相关的劳动合同、社保记录、工资发放凭证,所以**公司无法肯定孔光辉、孔*萍是否**公司的人员。

4、对孔光辉、孔*萍提供的证据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孔光辉、孔*萍所要证明的内容有异议,**公司收到的是孔光辉、孔*萍支付的货款,而不是**公司支付的货款。至于相关的付款凭证怎么会在**公司,只有孔光辉、孔*萍知道。**公司是按照孔光辉的指令向**公司开了部分增值税发票,大部分增值税发票还没有开具。

原审经审理查明:2013年1月18日,**公司与孔光辉进行对账,孔*辉确认结欠**公司货款1185288.32元,并承诺于2012年农历年底支付300000元左右。该份对账单载明以下内容“一、应*账款:孔*辉。二、2013年1月18日止。三、**公司的供货明细如下:1、2011年8月21日特黑15.101吨11300元/吨170641.3元含税;2、2011年8月23日仿大化8.1318吨11300元/吨91889.34元含税;3、2011年8月29日仿大化6.088吨11300元/吨68794.4元含税;4、2011年9月19日仿大化17.219吨11500元/吨198018.5元含税;5、2011年10月6日仿大化8.513吨11400元/吨97048.2元含税;6、2011年10月14日仿大化10.081吨11400元/吨11400元/吨114923.4元含税;7、2011年10月25日仿大化14.655吨11200元/吨164136元含税;8、2011年11月11日仿大化9.386吨10400元/吨97614.4元含税;9、2011年12月4日仿大化4.5598吨10200元/吨46509.96元含税;10、2011年12月4日仿大化4.556吨10200元/吨46471.2元含税;11、2011年12月14日仿大化13.95吨9700元/吨135315元;12、2011年12月26日仿大化14.327吨9700元/吨138971.9元;13、2012年1月8日仿大化21.71吨10000元/吨217100元;14、2012年3月6日仿大化16.119吨9700元/吨156354.3元;15、2012年3月13日仿大化18.3664吨9600元/吨176317.44元;16、2012年4月13日仿大化20.8966吨9000元/吨188069.4元;17、2012年4月21日仿大化13.286吨9000元/吨119574元;18、2012年5月17日仿大化14.766吨8800元/吨129940.8元;19、2012年5月19日仿大化8.8476吨8800元/吨77858.88元;20、2012年6月4日仿大化15.458吨8400元/吨129847.2元;21、2012年6月22日仿大化20.469吨8300元/吨169892.7元。四、**公司自认收到孔光辉支付的价款明细如下:1、2011年8月29日收款150000元;2、2011年10月19日收款200000元;3、2011年11月16日收款150000元;4、2012年1月20日收款200000元;5、2012年1月20日收款100000元;6、2012年3月13日收款100000元;7、2012年4月12日收款150000元;8、2012年5月15日收款150000元;9、2012年6月4日收款200000元;10、2012年6月22日收款150000元”。嗣后,孔*辉未支付所欠货款,**公司遂诉至原审法院。审理中,原审法院根据**公司申请,追加孔光辉的妻子孔亚萍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

另查明:(一)孔光辉与孔亚萍系夫妻关系。

(二)**公司提供的21份码单(存根联)所载明的货物名称、数量与对账单所载明的货物名称、数量完全吻合。

(三)孔光辉、孔*萍提供的码单(客户联)与**公司提供的码单(存根联)所载明的时间、品名、规格、编号、包*、净重、数量、签收人员相一致。**公司提供的码单在发往单位一栏内写有“孔光辉”字样,孔*辉、孔*萍提供的码单在发往单位一栏内未写明收货人。

(四)**公司提供的中国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江阴长寿支行出具的往来清单1份,以证明孔光辉或孔亚萍的付款情况。该份往来清单所显示的付款项目为:〈1〉、时*:2011年8月29日汇出方账户:62×××10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50000元;〈2〉、时*:2011年10月19日汇出方账户:62×××10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200000元;〈3〉、时*:2011年11月13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50000元;〈4〉、时*:2012年1月20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200000元;〈5〉、时*:2012年1月20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00000元;〈6〉、时*:2012年3月13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00000元;〈7〉、时*:2012年6月4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200000元。孔光辉、孔*萍共同确认汇出方账户62×××11系孔亚萍的银行账户,但不清楚汇出方账户62×××10是谁的银行账户。

(五)**公司在2011年-2012年度共向**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10份,货物或应税劳务名称为涤纶短纤。

上述事实,由结算清单(对账单)、码单(客户联及存根联)、往来清单、入库单、存货分类账、进销明细账、增值税发票及双方当事人在法庭上的陈述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本案所涉价款1185288.32元是否应由孔光辉、孔*萍共同清偿。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本案所涉价款1185288.32元应由孔光辉、孔*萍共同清偿。理由如下:

1、孔*辉称其系**公司的采购员、孔*萍称其系**公司聘请的总经理,但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公司对孔光辉、孔*萍所称的职务行为亦未予追认。

2、**公司提供的对账单,明*载明“应收账款:孔*辉”,该份对账单上对**公司交付货物的时间、数量、单*及**公司自认收到孔光辉款项的时间、数额均一一载明,孔*辉亦在该份对账单上签名,并承诺付款。

3、**公司提供的21码单所载明的交付标的物的时间、数量与对账单所载明的交付明细是完全吻合的。

4、孔*辉签名的对账单中,**公司自认收到的款项分别为:〈1〉、2011年8月29日收汇款150000元;〈2〉、2011年10月19日收汇款200000元;〈3〉、2011年11月16日收汇款150000元;〈4〉、2012年1月20日收汇款200000元;〈5〉、2012年1月20日收汇款100000元;〈6〉、2012年3月13日收汇款100000元;〈7〉、2012年4月12日收汇款150000元;〈8〉、2012年5月15日收汇款150000元;〈9〉、2012年6月4日收汇款200000元;〈10〉、2012年6月22日收汇款150000元。

审理中,**公司提供了中国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江阴长寿支行出具的往来清单1份,以证明孔亚萍于2011年8月29日、2011年10月19日、2011年11月13日、2012年1月20日、2012年1月20日、2012年3月13日、2012年6月4日将本案所涉货款汇入**公司实际控制人顾三妹的银行账户。孔光辉、孔*萍对该往来清单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并确认该往来清单上所显示的汇出方的银行账户是孔光辉或孔亚萍的银行账户,其中62×××11的账户是孔亚萍的银行账户、但不清楚62×××10的账户是谁的银行账户。该份往来清单所显示的付款项目为:〈1〉时间:2011年8月29日汇出方账户:62×××10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50000元;〈2〉时间:2011年10月19日汇出方账户:62×××10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200000元;〈3〉时间:2011年11月13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50000元;〈4〉时间:2012年1月20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200000元;〈5〉时间:2012年1月20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00000元;〈6〉时间:2012年3月13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100000元;〈7〉时间:2012年6月4日汇出方账户:62×××11汇入方账户:62×××10金额:200000元。

**公司与孔光辉之间的对账单所显示的付款时间、金*与**公司所提供的往来明细所显示的付款时间、金*是相吻合的。孔亚萍直接通过其银行账户支付了本案所涉价款达750000元。

5、从*光辉、孔*萍提供的“泗阳宏盛棉**有限公司入库单”的内容看,该部分入库单所反应的交货单位均为“**公司”,货物品名分别有:江*市华方科技仿大化、嘉邦本白、神虎黑棉、润兴黑中化、江*市明达染整黑棉、海*高压纺等,并附有**公司、**公司、江*市神虎**有限公司、江*市润兴**有限公司、江*市明达**有限公司、江*市海尔**有限公司等相应单位的送货单、码单,部分码单载明的“对方单位”有孔光辉,其中**公司的码单(客户联)与**公司提供的码单(存根联)是相吻合的。由此可见,**公司并未与**公司发生业务往来,而是孔光辉向**公司等相关单位购买货物后以所谓**公司的名义交付至了**公司。

6、孔*辉、孔*萍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公司向**公司支付过本案所涉标的物的相应价款。

7、孔*辉、孔*萍提供的**公司开具给**公司的增值税发票不能证明**公司与**公司之间存在合同关系,结合孔光辉、孔*萍提供的“泗阳宏盛棉**有限公司入库单”的内容看,可以确认**公司是按照孔光辉或孔亚萍的指定向宏盛开具的。

8、**公司提供的21份码单(存根联)的发往单位一栏内写有“孔光辉”,而孔光辉、孔*萍提供的21份码单(客户联)的发往单位内未注明收货人名称,因此孔光辉提出对**公司所提供的码单上的“孔光辉”的形成时间与该码单所交付货物的时间是否一致进行鉴定,该院认为**公司所提供的码单上的“孔光辉”的形成时间不影响本案的审理,无鉴定的必要,故对孔光辉的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综上,综合考量双方所提供的证据,该院认定本案所涉化纤买卖业务的合同相对方为**公司与孔光辉、孔*萍,本案所涉价款1185288.32元应由孔光辉、孔*萍共同清偿。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该院判决:孔*辉、孔*萍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给付**公司价款1185288.32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465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0465元,由孔光辉、孔*萍负担。

孔光辉不服原审判决,向*院提起上诉称:一、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孔光辉与**公司达成了买卖合意。1,对账单明确是含税价,说明指向的交易主体为企业法人而非个人。2、21份码单未经孔光辉签字,无法证明孔光辉是实际收货人。3、孔*萍打款给**公司及顾三妹的行为与本案争议的买卖关系存在与否没有必然联系。二、本案买卖关系存在于**公司与**公司之间。1、4张承兑汇票证明**公司向**公司支付了150000元货款,与对账单中的记载相符,说明**公司与**公司存在交易往来。2、原审认定**公司系按孔光辉、孔*萍的指示向**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明*依据不足。3、孔*辉二审提交的《租赁协议》可以证明孔光辉、孔*萍系**公司员工,可以合理解释孔光辉在对账单上签字以及孔亚萍代**公司付款均系履行职务行为。综上,**公司错列被告,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公司答辩称:原审认定孔光辉为买卖合同的相对人有足够理由。1、对账单明确记载了孔光辉与**公司之间发生业务的详情,并将孔光辉列为“应收款户名”,孔*辉在对账单上签字确认,即表明其对载明内容均予以认可,包*认可其是合同相对人。2、如果孔光辉认为其出于误解而签署对账单,因其未依法在1年内行使撤销权,其所确认的事实已经产生法律效力。3、发货清单上收货人名称为孔光辉,所付货款中大部分也是从孔光辉和孔亚萍的个人帐户支付,更加印证了其是合同相对人的事实。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二审审理,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孔*辉举证2010年7月26日**公司与孔亚萍签订的《租赁协议》1份,证明孔光辉、孔*萍系受**公司委托而**公司,两人均是**公司员工,履行职务的行为应由**公司承担责任。

上述《租赁协议》第一条约定:孔*萍承租**公司8832锭纺纱设备及相关纺纱辅机、试验仪器、土地、厂房、宿*楼(详情见清单),租期从2010年8月1日至2016年2月1日,年*金120万元。第九条约定:孔*萍在使用**公司的营业执照、公*、财务专用章时,不得用于借贷和物资采购、设备采购、机物料采购,……。第十条约定:设备、厂房、土地归**公司所有,孔*萍不得用于抵押、质押、赊欠物资设备和各种借贷,承租期间的债权债务由孔亚萍负责。

经质证,**公司认为对《租赁协议》的真实性无法确定,即使孔亚萍租赁经营了**公司,其对外的民事活动也未必以**公司名义进行。

以上事实,有《租赁协议》及当事人陈述等在卷佐证。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本案中**公司的合同相对人是孔光辉、孔*萍还是**公司。

本院认为:综合考量全案证据,应*认定孔光辉、孔*萍是本案所涉买卖业务的买方,负有共同付款义务。

**公司的码单存根联上虽未有孔光辉或孔亚萍本人签收,但孔光辉、孔*萍举证的“泗阳宏盛棉**有限公司入库单”附有同样的**公司码单客户联,而该入库单载明的单位为“**公司”,说明收到**公司货物的是“**公司”,即孔亚萍。此外,对账单载明“应收账款:孔*辉”,所列明的货物详情与上述码单一致,孔*辉在该对账单上签字确认,即表明其认可自己已收货并负有付款义务。鉴于孔光辉与孔亚萍系夫妻关系,证据亦反映其两人共同经营,故应当认定孔光辉、孔*萍为本案买卖业务的共同买方,这与孔亚萍从其银行帐户支付本案大量货款的事实也相吻合。

关于4张承兑汇票,不能反映系**公司支付,且单从某次付款也不能决定合同主体。关于增值税发票,同样单从增值税发票不能决定合同主体,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均规定销售货物或提供服务的单位和个人有义务缴纳增值税并开具增值税发票,此为卖方的法定义务,并不因买方是单位还是个人而有所区别,故孔光辉以对账单载明含税价即认为买方指向单位,于*无据,本院不予采纳。

孔光辉二审举证的《租赁协议》如属实,则反映孔亚萍与**公司之间存在企业租赁经营法律关系。对于租赁经营期间的采购业务,**公司并未允许孔亚萍以**公司的名义进行,这在《租赁协议》第九条有约定,第十条亦约定“承租期间的债权债务由孔亚萍负责”。这与本案认定事实也均相符合。

综上,孔*辉提出其与孔亚萍均系**公司员工,经*本案业务系职务行为,**公司应向**公司主张权利的上诉理由,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465元,由孔光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蔡利娜

代理审判员  王俊梅

代理审判员  张 涛

书 记 员  王久荣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4/10/15 星期三 00:00:00

审理法院: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4)锡商终字第00560号

案件类型:民事

案      由:买卖合同纠纷

标      的:1200000元

参与本案的律师

关于我们|业务介绍|加入律师365|帮助中心|网站地图|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