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裁判案例> 买卖合同纠纷

广*新华时代数据**有限公司与神州数码金信**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3)一中民终字第9668号

法定代表人田*洪,副总裁。

委托代理人陆宇星,广*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宏伟,广*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神州数码金信**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潮,总裁。

委托代理人刘晓苑,北京市京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莹,北京市京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新华时代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神州数码金信**股份有限公司(神州**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4316号民事判决,向*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金?担任审判长,法*卫鑫、邵*参加的合议庭,并于2013年11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新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陆宇星、被上诉人神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晓苑、吴*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神州**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神州**公司与新华**公司于2008年3月签订思科网络设备购置合同书,约定由神州**公司向新华**公司购买包括CISCO1841-SEC/K9思科路由器在内的设备,新华**公司保证所提供的设备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专利、商*或版权;并保证设备是全新、未用过、原装的,其质量、规格及技术特征符合设备生产厂商的标准。合同签订后,神州**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新华**公司支付了货款。在收到新华**公司提供的相关设备后,神州**公司将新华**公司提供的设备转售给了最终用户东亚银行(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银行)。2010年,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对东亚银行使用的思科产品进行审查,发现神州**公司从新华**公司处采购的,之后转售给东亚银行的路由器设备中,有18台为非**公司原装正品和非授权渠道**公司产品,每台合同单价为12630元,合同金额总共为227340元。由于新华**公司向神州**公司提供大量的非**公司原装正品和非授权渠道**公司产品路由器设备,导致神州**公司及东亚银行均受到**公司的审查及警告,东*银行亦就相关假货事宜追究神州**公司相关责任。神州**公司多次致电致函新华**公司要求退还非**公司原装正品和非授权渠道**公司产品。为避免最终用户东亚银行的损失进一步扩大,神州**公司对相关非**公司原装正品和非授权渠道**公司产品路由器向东亚银行进行了更换。神州**公司认为,根据合同约定新华**公司应就其提供的非**公司原装正品和非授权渠道**公司产品向神州**公司进行更换或退货,而神州**公司在2010年至2011年期间多次致电致函新华**公司要求更换或退货,新华**公司均未进行处理,新华**公司应承担退货责任及违约金责任。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神州**公司诉至法院,诉讼请求:1、判令新华**公司对其依照编号为JX08031701的思科网络设备购置合同书提供给神州**公司产品的18台非**公司原装正品进行退货,将非原装正品设备的货款227340元退还给神州**公司;2、判令新华**公司按不符合合同规定设备货款的5%支付违约金11367元;3、本案诉讼费由新华**公司承担。

新华**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第一、神州**公司提出的诉讼请求均已经超出诉讼时效,依法不应得到支持;神州**公司与新华**公司的买卖关系发生于2007年中旬至2008年上旬,而神州**公司起诉的时间在2013年3月,已超过两年的时间。退一步讲,神州**公司在2010年向新华**公司提出质量异议,但该时间点实际也已超过诉讼时效;此外,神州**公司有能力对产品进行实质的验收,神州**公司在签收货物并验收货物以后开始起算诉讼时效;第二、新华**公司出售的产品通过了**公司的网上验证,并不存在非原装正品;**公司出具的函件中的产品型号和新华**公司提供的产品型号明显不符,新华**公司通过网上验证所体现的产品型号也明显与**公司出具的函件中的型号是不一致的,新华**公司认为神州**公司在申请**公司验证时人为地或者过失地将型号写错,才导致**公司出具函件;第三、根据**公司的说明,非原装产品是指非原厂生产或者被更改过的产品,新华**公司将产品交付神州**公司后,神州**公司有可能对产品进行更改过,神州**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在产品使用的几年时间内神州**公司没有对产品进行过更改。第四、双*对质量有异议,应*由广州市的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公司的员工刘某并未对检测方法进行阐明,**公司出具的检测函并未对检测方法进行说明,神州**公司所提供的**公司出具的函件属于鉴定报告,因此根据证据规则,出具鉴定报告的鉴定人应当出庭接受质询,在本案中,鉴定人拒不出庭接受质询,神州**公司所提交的**公司出具的函件不符合鉴定报告的形式,不应当予以采纳;第五、从*华**公司的提交公证书及翻译件可以看出,当序列号对应的型号是新华**公司所提供的产品时,其所显示的是非授权渠道产品即原装正品;当序列号对应的型号并非新华**公司所提供的产品时,其所显示的是非原装正品,由此可以看出,新华**公司所提供的CISCO1841-SEC/K9产品是属于原装正品,从*州**公司的更换路由器可以看出,神州**公司更换的不是同一型号的产品;第六、神州**公司已经使用路由器5年,已经耗尽该路由器的使用价值,从*理上讲,神州**公司的诉讼请求根本不能成立。新华**公司不同意神州**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1月1日,神州**公司与东亚银行签订了合同书,约定,自2008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期间,东*银行向神州**公司购买CISCO1841-SEC/K9产品及其配套产品和服务的实际合计数量不少于80套。

神州**公司与新华**公司于2008年3月27日签订思科网络设备购置合同书,约定由神州**公司向新华**公司购买包括20套CISCO1841-SEC/K9思科路由器在内的设备,其中CISCO1841-SEC/K9思科路由器的单价为12630元;同时约定,新华**公司保证所提供的设备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专利、商*或版权;并保证设备是全新、未用过、原装的,其质量、规格及技术特征符合设备生产厂商的标准;新华**公司不能提交设备的,应*神州**公司偿付不能提交部分货款5%的违约金;新华**公司所交设备的国家、厂商、型号、规格、质量等不符合合同规定的,根据设备的具体情况,由新华**公司负责包换或包退,并承担神州**公司因调换或退货而支付的所有实际费用;新华**公司不能调换的,按不能交货处理。2008年5月9日,新华**公司向神州**公司交付了包括CISCO1841-SEC/K9思科路由器在内的设备,其中思科路由器的产品序列号为:FHK1140F49C、FHK1140F49E、FHK114427LP、FHK1140F49F、FHK114427LQ、FHK1140F49H、FHK114427LA、FHK114427LN、FHK114427LR、FHK114427LJ、FHK114427LS、FHK114427LK、FHK114427LT、FHK114427LU、FHK114427LV、FHK114427LM、FHK1134F4F4、FHK114427LW、FHK1134F4F3、FHK114427LX。神州**公司向新华**公司给付货款252600元。

神州**公司收到上述思科路由器等产品后将上述思科路由器等产品出卖给了东亚银行。东亚银行在使用上述思科路由器的过程中向**公司提出过产品和技术服务。2010年3月5日和2011年4月2日,**公司就东亚银行思科设备采购项目分别致函东亚银行,显示18台序列号为FHK1140F49C、FHK1140F49E、FHK1140F49F、FHK114427LQ、FHK1140F49H、FHK114427LA、FHK114427LN、FHK114427LR、FHK114427LJ、FHK114427LK、FHK114427LT、FHK114427LU、FHK114427LV、FHK114427LM、FHK1134F4F4、FHK114427LW、FHK1134F4F3、FHK114427LX的路由器均为非**公司原装正品,上述函件亦显示非**公司原装正品是指货品并非**公司或其授权厂商制造,或者在未经**公司授权的情况下被更改过。

2010年5月6日,东*银行通过邮件告知神州**公司提供给东亚银行的CISCO1841-SEC/K9思科路由器设备为非**公司原装产品。2011年1月17日,东*银行与神州**公司达成了解决协议,约定由神州**公司为东亚银行更换**公司认定的非思科原装正品的路由器设备。后神州**公司为东亚银行重新更换了18台思科路由器。

2012年2月24日,神州**公司向新华**公司邮寄了关于新华**公司就东亚银行项目提供假货事宜的函,神州**公司在该函中明确要求新华**公司进行退货或换货并赔偿神州**公司由于新华**公司提供假货而遭受的损失。新华**公司收到了该函件。新华**公司至今未更换非**公司原装正品的路由器。

调查笔录显示,**公司品牌保护部经理刘某确认,型号为CISCO1841-SEC/K9的路由器和型号为CISCO1841的思科路由器从功能上而言确系同一产品,这二者的区别在于销售区域的不同,前者存在加密技术;**公司对东亚银行进行网络健康检查后,经***公司售后服务部门的工程师将**公司发给东亚银行的函件中所出现的问题反馈到**公司品牌保护部门以后,该部门又请专门的工程师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核实,发现一部分路由器为非**公司原装正品,产品序列号以**公司2010年3月5日及2011年4月2日向东亚银行出具的函为准。

工作笔录显示,通*新华**公司提供的途径无法证实其提供的证据3的内容,且**公司品牌保护部经理刘某拒绝再次接受法院的调查。

一审庭审中,双*均认可**公司生产的路由器的序列号是唯一的,一台路由器只能对应一个序列号。双方对违约金条款均无异议。神州**公司明确表示,新华**公司所提供的货物现存放于广东省广州市水荫路52号之5机电大厦103室。新华**公司主张本案应适用产品质量纠纷的1年的诉讼时效。

上述事实,亦有该院的证据交换笔录、询问笔录、调查笔录、工作笔录以及开庭笔录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神州**公司与新华**公司签订的思科网络设备购置合同书,未违反国家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当属有效。

本案当事人的第一个争议焦点系神州**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首先,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双*的主要争议在于新华**公司提供的路由器是否为原装正品,而不是路由器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本案并非产品质量纠纷,故本案的诉讼请求期间应适用2年的一般诉讼时效期间;其次,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本案中,2010年5月6日,神州**公司通过东亚银行发出的邮件知晓了新华**公司提供的路由器为非**公司原装正品,该院据此认定诉讼时效应从2010年5月6日开始起算。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神州**公司于2012年2月24日向新华**公司邮寄了关于新华**公司就东亚银行项目提供假货事宜的函,要求新华**公司进行退货或换货并赔偿神州**公司由于新华**公司提供假货而遭受的损失,据此该院可以认定神州**公司向新华**公司提出了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本案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2012年2月24日起重新计算。综上,神州**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本案当事人的第二个争议焦点系新华**公司提供给神州**公司的18台思科路由器是否为原装正品。神州**公司与新华**公司于2008年3月27日签订的思科网络设备购置合同书约定,新华**公司保证所提供的设备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专利、商*或版权;并保证设备是全新、未用过、原装的,其质量、规格及技术特征符合设备生产厂商的标准;新华**公司所交设备的国家、厂商、型号、规格、质量等不符合合同规定的,根据设备的具体情况,由新华**公司负责包换或包退,并承担神州**公司因调换或退货而支付的所有实际费用;新华**公司不能调换的,按不能交货处理;新华**公司不能提交设备的,应*神州**公司偿付不能提交部分货款5%的违约金。首先,从**公司出具给东亚银行的函可以得知,新华**公司提供给神州**公司的思科路由器并非**公司原装正品;其次,**公司售后服务部门的工程师以及品牌保护部门的工程师对**公司发给东亚银行的函件中所提到的问题均进行核实,发现一部分路由器为非**公司原装正品,产品序列号以**公司2010年3月5日及2011年4月2日向东亚银行出具的函为准。依据已查明的事实结合上述分析,该院认定,新华**公司提供给神州**公司的思科路由器为非**公司原装正品。新华**公司理应将非**公司原装正品的路由器对应的货款退还给神州**公司,该院依据路由器的单价以及数量计算得出该部分货款为227340元,故该院对神州**公司要求退货且新华**公司返还货款22734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此外,新华**公司至今未更换非**公司原装正品的路由器,新华**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依据双方的合同约定,新华**公司应支付给神州**公司的违约金为11367元,故该院对神州**公司要求新华**公司支付违约金11367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新华**公司主张CISCO1841-SEC/K9的路由器和型号为CISCO1841的思科路由器不是同一型号的产品,**公司向东亚银行发出的函件中涉及的路由器产品并不是新华**公司提供给神州**公司的路由器,该院认为,虽然CISCO1841-SEC/K9的路由器和型号为CISCO1841的思科路由器这二者的名称表述不一致,但是调查笔录显示型号为CISCO1841-SEC/K9的路由器和型号为CISCO1841的思科路由器从功能上而言确系同一产品,二者的区别在于销售区域的不同,前者存在加密技术,且双方在庭审中均认可**公司生产的路由器的序列号是唯一的,一台路由器只能对应一个序列号,该院根据序列号具有唯一性认定**公司向东亚银行发出的函件中所涉及到的路由器均由新华**公司提供,故该院对新华**公司提出的该主张不予采信。

新华**公司提出的“神州**公司在申请**公司验证时人为地或者过失地将型号写错,才导致**公司出具错误的函件”和“新华**公司将产品交付神州**公司后,神州**公司有可能对产品进行更改过”的主张,因新华**公司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该院对上述主张均不予采信。

新华**公司提出“**公司出具的函件属于鉴定报告,根据证据规则,出具鉴定报告的鉴定人应当出庭接受质询,在本案中,鉴定人拒不出庭接受质询,神州**公司所提交的思科函件不符合鉴定报告的形式,不应当予以采纳”的抗辩理由,因**公司向东亚银行出具的函件并不是鉴定机关依法作出的鉴定意见,故该院对新华**公司提出的该抗辩理由不予采信。

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第一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神州**公司退还新华**公司CISCO1841-SEC/K9型路由器十八台(序列号为FHK1140F49C、FHK1140F49E、FHK1140F49F、FHK114427LQ、FHK1140F49H、FHK114427LA、FHK114427LN、FHK114427LR、FHK114427LJ、FHK114427LK、FHK114427LT、FHK114427LU、FHK114427LV、FHK114427LM、FHK1134F4F4、FHK114427LW、FHK1134F4F3、FHK114427LX),由新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自广东省广州市水荫路五十二号之五机电大厦一零三室处提取,运费由新华**公司负担,退货交付前如发生毁损或灭失,由神州**公司按每台一万二千六百三十元向新华**公司赔偿,如新华**公司逾期不提取退货,则神州**公司不承担货物毁损或灭失的赔偿责任;二、新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神州**公司货款二十二万七千三百四十元;三、新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神州**公司违约金一万一千三百六十七元。

如果新华**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新华**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院提出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双*的争议焦点集中在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是自“应当知道之日”起计算还是“实际知道之日”起计算,新华**公司向神州**公司出售的路由器设备是否属于原装正品以及神州**公司提交**公司检测的路由器设备是否是新华**公司出售的产品。第一,关*诉讼时效问题。神州**公司无论是根据双方的约定亦或是根据交易习惯,无论是在时间上亦或是检验能力、条件上,均完全应当对设备进行验收。而神州**公司在长达四年多的时间里却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这显然只能说明:其一,新华**公司提供的产品是思科原装正品,不存在非原装正品情况;或者其二,神州**公司怠于行使权利,其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第二,本案被检测的路由器产品并非新华**公司提供的产品,甚至该被检测的产品根本不存在。产品的擅自更改将直接导致非原装正品的后果,一审法院应当审查而未审查本案产品是否被擅自更改。本案相关产品的检测方法不明确,**公司并没有对实物进行检测,而只是对相关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其结论受制于其所获得的数据信息。本案相关产品均能够在**公司购买保修服务,且能够在**公司的官方网站中查询得到,足以证明相应的路由器是原装正品。第三,一审法院在调查取证、刘*的证人证言、**公司出具的函件以及**公司提供的证据核查等方面存在证据采信的重大错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神州**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神州**公司承担。

神州**公司服从一审判决,其针对新华**公司的上诉意见,答辩称:第一、神州**公司在2012年11月底向法院起诉新华**公司是发生在诉讼时效之内。第二,新华**公司提供的产品属于非原装正品。**公司在对东亚银行进行在线检查时认定涉案产品为非原装正品。CISCO1841和CISCO1841-SEC/K9,神州**公司经咨询**公司,这两种产品属于同一产品,**公司的调查笔录第一页也提及,两者是同一产品,这两种型号在硬件架构方面基本一致,只是软件上存在区别。新华**公司向神州**公司提供的路由器设备产品来源存在问题,其供货渠道不正规。是否是原装正品应以**公司的最终认定为基准,不是以能否购买保修服务为标准。神州**公司及东亚银行均不可能对涉案产品进行非法改装。**公司在其出具的函件及法院调查笔录中均明确说明了检测方法和检测过程,作为涉案产品的原厂家,就其产品是否原装正品出具的函件及说明当然具有证明效力。第三,一审法院对证据的采信合法合理。一审法院依法对涉及案件关键事实的证据进行了调查。调查笔录是一审法院对**公司当时出具致东亚银行函件的具体负责人员刘某的调查结果,是法院调查的案件事实,并非证人证言。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审理期间,神州**公司申请本院向**公司调查一审法官向刘某进行调查的情况并核实相关问题。本院应神州**公司的申请前往**公司进行了调查,并对**公司法律顾问蔺某制作了询问笔录。神州**公司对该询问笔录没有异议。新华**公司对该询问笔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本案中一审法院唯一的一份据以认定涉案路由器不是原装正品的证据是来源于**公司刘某出具的证明,而这份证明新华**公司自始至终没有见过原件,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其中一个个人其所谓的**公司出具的意见,事实上不足以证明涉案路由器不是原装正品。因此,即便刘某确实是**公司的员工,同时即便其也有权限代表**公司,但在本案中,刘*没有能够就其所出具的鉴定意见的鉴定方法、依据出具相应的说明,故新华**公司认为刘某其所出具的检测、鉴定意见是不真实的。同时,新华**公司事实上多次提出希望刘某能够出庭,就其代表**公司所出具的鉴定意见进行质询,但一、二审中刘某多次回避出庭接受质询,因此,对其所出具意见的真实性存疑。在没有**公司正式给予刘某授权及没有看到**公司做出完整的技术检测、鉴定的情况下,仅凭刘某本人出具的没有原件的鉴定意见是不足以采纳的。在本案中新华**公司也愿意配合法院去对路由器进行原装正品的鉴定,去香港、美国均可,新华**公司均愿意去还原案件的真相。本院对询问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另经本院二审补充查明:**公司确认本案所涉的两份函件(日期为2010年3月5日和2011年4月2日)是其单位出具的,刘*是**公司品牌保护部经理,刘*是代表**公司接受的一审法院调查,涉案的路由器产品由香港的工程师进行鉴定。

上述事实尚有询问笔录、双*当事人在二审审理期间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神州**公司与新华**公司签订的思科网络设备购置合同书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有效。

第一,关*诉讼时效问题。本院认为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本案中,2010年5月6日,神州**公司通过东亚银行的邮件知晓新华**公司提供的路由器为非**公司原装正品,故诉讼时效应从2010年5月6日起算。新华**公司虽称神州**公司有条件、有*力应当知道其权益受到侵害,但其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足以支持其主张。2012年2月24日,神州**公司向新华**公司邮寄的函件,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故本院认为神州**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第二,关*新华**公司提供给神州**公司的思科路由器是否为原装正品问题。本院认为,首先,关*新华**公司称其提供的CISCO1841-SEC/K9路由器和**公司函件中的型号为CISCO1841的路由器不是同一产品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由于双方均认可**公司生产的路由器的序列号是唯一的,且新华**公司提供的CISCO1841-SEC/K9路由器的序列号与**公司函件中的型号为CISCO1841的路由器的序列号一致,并结合一审法院向**公司品牌保护部经理刘某所做的调查笔录中的陈述,故本院对新华**公司的该点上诉理由不予采信。其次,关*新华**公司称神州**公司和东亚银行均可能对产品进行擅自更改,从*导致产品为非原装正品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新华**公司并未提供相应证据支持其主张,且根据各方的合同履行情况及合同目的,新华**公司的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第三,关*新华**公司称**公司并没有对实物进行检测,其结论受制于其所获得的数据信息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公司作为涉案产品的生产厂商,其具备对产品进行检测的专业能力,在新华**公司未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反驳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确认**公司出具的函件具有证明力,于*有据,新华**公司的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第四、关*新华**公司称涉案产品能够在**公司购买保修服务,且能够在官方网站查询得到,足以证明相应的路由器是原装正品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一审法院经核实新华**公司提供的查询途径无法支持其该项主张,且即使涉案产品能够购买保修服务,其亦无法推翻**公司出具函件的证明效力,故新华**公司的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新华**公司提供给神州**公司的思科路由器为非原装正品,违反双方合同约定,故一审判决新华**公司应将涉案产品对应的货款退还给神州**公司,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于*有据,本院予以认可。

第三,关*一审证据采信问题。本院认为,一审法院系通过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对证据的证明力进行的独立判断,其对证据的认定于法有据,本院予以认可。新华**公司的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新华**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二千四百四十元,由广州新华时代数据**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四千八百八十元,由广州新华时代数据**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金  

代理审判员   卫  鑫

代理审判员   邵  普

书  记  员   耿  瑗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3/11/04 星期一 00:00:00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3)一中民终字第9668号

标      的:252600元

参与本案的律师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律师365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