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裁判案例>

被告人魏某添行贿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 (2017)湘0903刑初586号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魏某添,男,1956年7月27日出生,汉族,广东省广州市人,初中文化。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5年7月28日被益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4日被指定监视居住,同年8月21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10月24日由本院决定被重新取保候审。

  辩护人蒋院强、伍冠岳,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本院根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决定,依照刑事诉讼第一审程序审理被告人魏某添涉嫌行贿罪一案。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以益赫检公二刑诉(2017)22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魏某添犯行贿罪,于2017年10月2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邱亮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魏某添及其辩护人蒋院强、伍冠岳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被告人魏某添在承揽溆浦县向警予铜像重铸工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时任溆浦县县委书记的李某成及其女儿李某楚(均已判刑)行贿36万元。为支持上述指控,该院提交了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材料,并认为被告人魏某添的行为已构成行贿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魏某添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自愿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对公诉机关指控魏某添的行贿事实予以认可;2、魏某添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符合修正前刑法规定的“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情形,应对魏某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3、魏某添所分得的105033.6元与他在向警予铜像和生平事迹浮雕制作中付出的劳动大致相当,魏某添在本案中未获得不正当性财产利益;4、对魏某添的行为不应并处罚金;5、魏某添身患重疾,无再犯罪的风险,请求对其宣告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09年下半年,时任溆浦县县委书记的李某成主持召开了向警予诞辰115周年庆典活动筹备会,修建向警予广场和重铸向警予铜像也纳入了此次会议内容,并向省、市汇报庆典活动和铜像制作经费等工作,通过争取省财政、溆浦县政府财政安排以及社会募捐等方式筹集了相关费用。之后不久,李某成将这一信息告知了在广州美术学院读书的女儿李某楚,李某楚和其当时的男友唐某文认为有利可图,便找人承揽该工程。2010年4月,李某楚通过广州美术学院学生莫某俊找到广州桂艺雕塑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被告人魏某添,表示可以承揽到这个项目,魏某添决定承揽该雕塑工程业务,并承诺给予李某楚好处费。李某成得知李某楚与魏某添谈好后,就安排时任县委宣传部部长张某乙、副部长周某兵与魏某添联系向警予铜像雕塑事宜,并且李某成在接待魏某添一行时,明确告诉溆浦县委宣传部的相关负责人,向警予铜像重塑工程交给魏某添去做。通过李某成的引荐和关照,在没有公开招标以及其他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魏某添顺利取得了向警予铜像重塑的工程项目。同年5月7日,魏某添以广州市海珠区桂艺雕塑工程部名义与溆浦县文化局签订了《雕塑工程协议书》,约定工程总造价为148万元。协议签订后,魏某添为感谢李某成的帮助,且考虑到以后业务开展、工程验收、工程款支付等方面还需李某成关照,决定以设计费的名义给李某楚40万元的回扣。之后魏某添从拨付的工程款中陆续提取现金分4次给了李某楚36万元,并将行贿所得的违法所得按合同约定归自己所有。李某楚事后将收受魏某添回扣一事告诉了父亲李某成和母亲谢某瑜。

  2015年7月28日,被告人魏某添被抓获归案,侦查机关扣押其违法所得5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证人证言

  证人唐某文的证言,证明2010年上半年,李某楚跟他讲溆浦县有个铜像制作业务,她能拿下来,可以自己做,也可以给别人做,赚点好处费。他通过QQ群找到广州桂艺雕塑工程有限公司工程部的副经理莫某俊进行了商谈,他告诉莫,李某楚是溆浦县某领导的女儿,之后,他和李某楚商量后向莫某俊提出要给他和李某楚设计费和业务介绍费,莫同意了,当时李某楚提出这单业务不是靠他的本事,而是靠她父亲的权力,费用他不能拿。这单业务前期他只是介绍场地情况、设计了雕塑前期规划尺寸、画了设计原型图给莫某俊,之后没有参与了。签订的协议约定40万元设计费,是魏某添、莫某俊给李某楚的业务介绍费。他帮李某楚从魏某添处领取了36万元。

  证人莫某俊的证言,证明2009年9月,唐某文、李某楚跟他谈了向警予铜像雕塑一事,说有关系可以拿到这个项目给他做。他和魏某添到溆浦县,受到了溆浦县委书记李某成及怀化市委宣传部等领导的接待,并安排看了现场,与专家探讨了向警予铜像制作的具体事宜,他和魏某添基本确定李某楚是李某成的女儿。在协调设计方案期间,李某楚提出要介绍费,他考虑到李某成是这单业务的主导人,要拿到这单业务需要李某成的关照,他和魏某添都同意了。2010年5月,魏某添的广州桂艺雕塑工程部以148万元的造价拿到了业务,以设计费的名义与唐某文签订了一份设计协议,约定给李某楚40万元的介绍费。因为就业务的顺利拿下、施工审稿、验收、工程款的拨付、工程完工的遗留问题,李某成都给予了很多关照,为感谢李某成和李某楚,所以才给了李某楚、唐某文39万元的介绍费,李某楚实际只得了36万元。经结算,他和魏某添各得了10万余元利润。

  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2010年,他帮魏某添做了向警予铜像和生平简介浮雕的初步设计方案,主要是做铜像的小稿、手绘浮雕图片,之后魏某添请了胡博教授提出指导意见。签订协议后,协议约定了其制作小稿和泥塑,总价为9万元,完工后,魏某添付了他9万元现金,他出具了收条。

  证人魏某明的证言,证明2010年,桂艺雕塑工程部承揽向警予铜像和生平简介浮雕制作业务,他父亲魏某添告诉他业务是湖南一个领导的女儿介绍的,是莫某俊联系过来的。向警予生平简介浮雕的制作完成后,他替父亲魏某添到溆浦县进行了安装。铜像的效果设计图是郭杰华做的,铜像的小样和泥塑是张某做的,浮雕的泥塑是高某、程继先做的,还请了广州美术学院的胡博老师作为艺术顾问提供指导。

  证人张某乙、周某兵的证言,均证明2010年是向警予诞辰115周年纪念,李某成到溆浦县任县委书记不久,他提议举行小规模的纪念活动,而向警予铜像生锈变色,经县委常委研究,并报省委宣传部同意,对向警予铜像进行更换。在没有提出招标和确定那个单位来制作铜像的时候,李某成将他俩叫到办公室,给了他们一份广州桂艺雕塑制造的产品宣传资料和一个魏总的联系电话,要他们与魏联系,意思是由这个制作部来负责这个项目,周某兵与魏总联系后,魏来到溆浦县,张某乙与魏见面并实地考察,认为这个制作部像一个小作坊,能在溆浦县做项目应该是李某楚的原因。

  证人李某成的证言,证明他将向警予铜像重塑项目告知女儿李某楚,要她联系做雕塑设计的公司和人员,之后,李某楚向他推荐了广州桂艺雕塑公司,他到广州考察魏某添的公司时,魏某添知道他是溆浦县的县委书记,也知道李某楚是他的女儿,他决定该项目由广州桂艺雕塑公司的魏某添承揽,魏某添表示要感谢他,他要魏与李某楚联系,李某楚收到魏某添的回扣后告知了他,魏某添的钱实际是给他的,没有他的同意,魏某添不可能拿到这个工程。

  证人李某楚的证言,证明因她大学即将毕业,需要创业资金,时任溆浦县委书记的父亲李某成授意她到广州找家雕塑公司承揽向警予雕塑工程。之后,她和男友找到了广州桂艺雕塑公司的莫某俊和魏某添,并约定了承揽该工程的意向,在李某成的拍板下,确定由桂艺雕塑公司承揽该工程并敲定价格,她告知李某成桂艺雕塑公司以设计费的名义给她40万元的报酬。实际上,她和唐某文都没有参与向警予铜像设计和浮雕设计,凭她的学历和所学专业,她也没有胜任雕塑工程的能力,魏某添只是以设计费的名义给她报酬,实际收到36万元。

  证人谢某瑜的证言,证明2010年,李某成告知女儿李某楚向警予铜像重塑需联系承揽方,李某楚提出去联系承揽方,为此,李某楚收了承揽方魏某添2、30万元。

  (二)书证

  1、溆浦县委会议记要(2010)11号、溆宣报(2010)2号、6号、溆政(2010)21号,证明就向警予铜像重塑事宜,由李某成主持召开了会议,就经费问题向湖南省人民政府、湖南省委宣传部请示。

  2、溆浦县委常委记录,证明2010年5月5日,溆浦县委常委开会拟更换向警予铜像,并举行铜像落成典礼,李某成表示原则上同意桂艺雕塑公司的设计方案。

  3、雕塑工程协议书,证明2010年5月7日,溆浦县文化局与广州桂艺雕塑制作工程部签订了《雕塑工程协议书》,约定将向警予雕塑工程发包给桂艺雕塑工程部创作、制作及安装施工等,工程总造价为148万元。

  4、关于请求同意支付向警予雕塑工程款的报告、记账凭证、付款凭证、报账汇总单、发票、借款凭证、税收通用完税证,证明2010年5月13日,溆浦县委宣传部、文化局请求县委监察局、县财政局、县集中支付局支付雕塑工程款;2010年12月17日,溆浦县文化局付魏某添148万元工程款和其他款项的来源和去向情况以及魏某添缴纳增值税的情况。

  5、向警予雕塑泥稿制作协议书,证明2010年5月22日,魏某添、莫某俊分别与张某、高某、程继先签订《向警予雕塑泥稿制作协议书》,约定将向警予雕塑泥稿发包给张某制作及蜡膜修整等,将浮雕泥稿发包给高某和程继先制作及监督模具修整等。

  6、向警予设计费合同、支付证明单、湖南省竣工收支明细,证明2010年7月至12月,魏某添分4次以设计费名义向唐某文支付36万元。

  7、李某成任职文书、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9刑初15号刑事判决书,证明李某成案发时任中共溆浦县县委书记,因犯受贿罪于2016年12月被判处刑罚,其受贿犯罪行为中有被告人魏某添向其行贿36万元的事实。

  8、扣押决定书、扣押财物清单及一般缴款书,证明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8月17日扣押被告人魏某添现金5万元。

  9、被告人魏某添的户籍信息、到案经过说明,证明被告人魏某添的基本情况和被抓获归案的事实。

  10、(2015)湘高法立刑他字第121号指定管辖决定书,证明被告人魏某添行贿一案由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本院按刑事第一审程序进行审理。

  (三)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魏某添供述,称经莫某俊介绍他与唐某文、李某楚见面谈雕塑事宜,并到溆浦县实地考察,他知道李某楚是溆浦县委书记李某成的女儿,除向警予铜像重铸外他还提议增加一块介绍向警予生平事迹的浮雕,由莫某俊与李某楚进行沟通,他以148万元的造价承揽了这项工程。协议签订后不久,莫某俊告诉他李某楚要40万元的感谢费,他同意了,并以设计费的名义与唐某文签订了合同,用来掩盖送感谢费的事实。唐某文和李某楚都没有参与向警予雕塑的方案设计,他以设计费的名义给了唐某文和李某楚39万元,还有1万元没有支付;他之所以给唐某文和李某楚39万元,一是为了感谢他们在前期帮忙拿下了业务,一是为了感谢李某成在整个业务开展过程中的关照。

  关于被告人魏某添的辩护人辩称被告人魏某添系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犯罪事实的辩护意见,经查,益阳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7月24日对被告人魏某添涉嫌行贿一案立案侦查,同年7月28日经该院决定,被告人魏某添被刑事拘留,魏某添到案后供述了行贿事实,同年8月3日将该案交由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承办,其行为不属于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犯罪事实的情形,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魏某添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魏某添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其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可宣告缓刑。被告人魏某添因行贿所获取的工程利润系违法所得,应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魏某添的行为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施行之前,依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应适用修正前的刑法;被告人魏某添的辩护人辩称对魏某添的犯罪行为不适用罚金刑以及可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魏某添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扣押的被告人魏某添的违法所得5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陈立平

  审判员熊丽霞

  人民陪审员樊宇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书记员唐众敏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7/12/12 星期二 00:00:00

审理法院: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湘0903刑初586号

参与本案的律师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律师365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