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裁判案例>

长沙*雨花*劳*人事争议仲*委员会仲*裁决书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农*工遭遇工伤,索*的那*弯弯绕绕

  2017年*始的农*工工伤索*案件,历时*近一年,近两天终**和**方*结案,其中的弯弯道道值得一说,所以提笔写点什么,让大家*个指引吧!

  一、苦逼的农*工,除了帮人打工,其他什么都*知道

  我手上的这个农*工工伤案件,像中国*多数农*工案件一样,一开始处于*全*动或者是浑噩的状态,无从*手。

  事情是这样,当事人受项*承包*板口头应*,外出境外打工,在边*国**修隧道,但在工作不到一个月便出了事故,双*被挖土机压断。当时*触这个当事人时,真是一问三不知,不知道到底自己有*有*人单*,不知道项*的承建商*谁,不知道叫自己去打工的老板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是干*的?跟自己做事的项*有*么关*?只知道是自己是去干*,以及所谓包*头老板的名字,其他真的一无所知。然而,包*头老板在简*医院还是负责给当事人治疗,但后*赔偿费*却答复基本没得赔。

  所以没办法,本案第一步*得去查**实真相,先弄明**什么项*,是谁的项*?由大到小,从*上公*信息进行推测,而步**入。经*一翻查*和*查,终***了项*的承建商*大的施*商,是国*很大的一家**,但这公**到无法*具体去了解*况。只能**写律师*给公**投石*路,也获得了该公**回应,找到了该公**法*,但基本无法*通,对方*求按司***走。

  二、定性法*关*,诉讼方**徨

  接下来要走司***,那*要把前方*路*摸清楚。这种农*工工伤案件,基本有*条

  路*走。第一条就是走工伤认定和*伤赔偿,第二条是按侵权*由提供劳*者受害责任*纷起诉。但第一条路*难度在于,无法*确定用人单*主体是谁?因为农*工往往都*没有*订劳*合同的,这个案件更是连*资都*发过,也没有*作证,考勤表等任**明*实劳*关*的材料,另外就是当事人受伤是凌*,再加上是在国*工作受伤,没有*事提供旁证,认定工伤也加大难度。而如果走第二条路,问题就是当事人连*佣他的老板的身份信息都*有,赔偿总额会较工伤赔偿会打比较大的折扣,还有*要进行责任*分。因此,为了能*赔偿额高*些,我们坚持走工伤认定这条路。

  关***关*的定性方*,值得说的这个用工主体责任。一般来说,关**筑行业用工关*的认定问题,也就是建设方*施*方*工程*层发包*转包*,由最后*手不具备用工资格的承包**或包*头自行招用了农*工,这农*工与前一手具有*工主体资格的发包**底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用工关*。相**法*依据为劳*部2005年12号文《关**立劳*关*有**项*通*》的第四条规定:“建筑施*、矿山*业等用人单*将工程(业务)或经*权*包*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担用工主体责任。然而,明*这个用工主体责任*目的是为了认定工伤,能*照工伤规定实现工伤赔偿。但目前的困境在于*为缺乏证据支*无法**仲*或判决确认为劳*关*,工伤部门就不认定为工伤,劳*者的利**能*得不到保障。那*这样所谓用工主体责任*在的意义还剩下什么?

  有**内部的纪*提出“非法*工单*受到事故伤害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的,不能*为工伤认定的对象,但是劳*保障行政部门应*申*判定其是否符*《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十六规定的因工伤亡的情形,做出事故伤害认定。”以此通*劳*保障行政部门作出事故伤害认定来代替工伤认定来解*在日后**或诉讼中无认定依据的问题。但,我之后*转多地都*存在所谓事故伤害认定一说,只是要求先进行确认劳*关*的仲*。所以用工主体责任*是要先认定工伤,而认定工伤就绕不开要确认劳*关*的问题

  后*我通*检索***例,欣喜地发现某地区法*一审在没有*行劳*仲*的前提下向**告项*施*单*非法*包*担用工主体责任,得到了一审法*的支*。那*也就是说可以直接跳过劳*仲*直接向**起诉要求非法*包**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参照工伤进行赔偿。这也意味着可以大量节省诉讼时*成*,直接跳过劳*仲*阶段*接要求参照工伤赔偿。但接下来翻到的二审判决给我浇了一盆冷*。二审直接推翻一审,法*认为没有**劳*仲*的法*前置程*,改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没办法,在我国*司**践背景*,想要有***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只能*老实实去先申*认定工伤,走一遍劳*仲*程*,再看有*有*能**诉讼提起要求承担用工主体责任*诉讼。这个过程*长,阻力之大,令人咋舌。

  三、程*还需一步**,抓大吓小

  因为农*工的过于*势,我只能**给大象找事,来获取信息,以致于*本案件的最终

  责任*找出来。包*之前的发送律师*,上门走法*程*,提起仲*。大象毕*是大象,有*范*风控部门不会置之不理,也不容*人背黑锅。通*多次你来我往,(其中还包*我到异地遭遇洪*,只身趟水,这是题外话,但让人难忘)终**仲*庭审上对方*了我当事人所在项*真正负责人的承包*料及人员信息,从*开始我才真正找对对象,也拿到了有*分量的证据材料。然而同时*时*,对手也开始浮出水*,积极开始与我们协商**。

  四、法*程*难走,以打促和

  接下来就是真正落实法*程*要面对的难题了。怎么去认定工伤?之后*劳*人事部门

  认定工伤,一定要有*场相**事给的旁证,而且规范*要求很高。这个当事人根本找不到人,唯一的办法**仲*看是否可能*对方*认的事实记录在裁判文*中。这点很难,但如果走不通,那*条路*堵*了,只能*提供劳*者受害责任*纷诉讼了。庆幸*是对方*经*捺不住,谈*的差距也越*越*。后*也就是私了谈**,所以后*程*也没有*继续走下去。不知道如果对手死扛,这条路*如何*到底,能**么结果。

  后*,作为真正处于*势地位的农*工,我国**执行层面对于*们的保护还是非常**。如果农*工没有*业的律师*助,靠着自己去维权,光信息方*的极不对称,都*定了被人鱼*的命运,更不用提后*艰难的法*程*了。


其他案例: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8/11/05 星期一 16:00:00

审理法院: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参与本案的律师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律师365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