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裁判案例> 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

聂**与王**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晋州市人民法院 (2017)冀0183民初2527号

  原告:聂**,女,汉族,1956年7月27日出生。

  原告:刘**,男,汉族,1983年4月19日出生。

  原告:刘**,男,汉族,1990年2月18日出生。

  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李文堂,男,河北正岩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王**,男,汉族,1964年6月2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历建明,男,河北百盛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审理经过

  原告刘**、聂**、刘**与被告王**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9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刘**及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李文堂、被告王**及其委托代理人历建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聂**、刘**、刘**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返还租种耕地,给付拖欠租金600元;2.依法解除刘**与被告王**2001年10月1日签订的《租地协议书》;3.判令被告拆除其租地协议1.25亩范围的硬化路面和房屋、恢复耕地原貌并自行承担费用;4.被告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在2001年10月刘**(已病故,与原告聂**夫妻关系,与原告刘**、刘**为父子关系)与被告王**签订租地协议书一份。协议签订后,被告尚能按租地协议,种植农作物,耕种土地,及时给付租金。近几年来,被告改变当初租地初衷,未经原告方同意,擅自在承租耕地上私搭乱建,改农经商,并私自转租收取高额租金,改变当初租地协议的性质,违约经营。被告非原告村集体成员,近年不听原告多次劝阻,在租种的土地上硬化路面和盖房开饭馆,擅自改变土地农业用途,根据《合同法》第94条的规定已构成根本违约,原告有权解除合同。另外,《租地协议书》没有约定期限,原告也可随时解除合同。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被告应依法恢复耕地原状。

  被告辩称

  王**辩称,我认为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签订合同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原告对该土地没有承包经营权,原告也没有和村委会就该土地签订承包协议,所以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不适格,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刘**(已故)与原告聂**系夫妻关系,原告刘**、刘**系刘**与原告聂**的儿子。2001年10月1日,刘**作为甲方与被告王**(乙方)签订租地协议书一份,协议规定:乙方(被告王**)租赁(刘**)村西土地一块,南至闫更月,北至木场,东至程瑞生耕地,西至公路,具体条款如下,双方共同遵守。一、乙方(被告)从2001年10月1日租甲方(刘**)耕地1.25亩,每亩地租金600元。付款方式:分期付款,每年从阳历10月1日付款一次,4月1日付款一次,并且先付款后占地。二、乙方(被告)有不租用土地权,占用期间甲方(刘**)没有收回土地权。三、乙方租用甲方的耕地年限不定,在租金变更时根据周围村使用过程中达到50%以上,乙方也随着行情的变更上下浮动。四、如国家收回土地时投资的建筑物,由乙方拆迁,给甲方无关。五、口说无凭,立字为证,中间人程瑞生(签字、摁印)。六、此协议甲乙双方共同遵守,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协议签订后,被告在该土地上修建简易房屋经营轮胎、补胎、打气等生意。2013年刘**和被告王**协商将租金由每亩600元提高到每亩1800元,即每年租金为2250元。2014年6月,刘**去世。被告王**给付三原告土地租金至2017年4月1日。后因三原告要求解除2001年10月1日刘**与被告王**签订租地协议书,被告王**不同意解除,导致诉讼。

  另查,晋州市总十庄镇八里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村委会)于2012年5月21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解除村委会与刘**、刘义生、闫小球、闫志永、闫勤海、闫青等六被告之间耕地的临时租地协议,六被告将临时租种的村委会24亩耕地(包含本案原、被告诉争的1.25亩土地)恢复原状后交付给村委会。村委会诉称,1983年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时,我村第二生产队,在家庭承包之外预留了位于本村,四至为:东至本村大地责任田,西至大赵公路,南至总十庄村地,北至田间路的土地16亩和东至本村彤窑坑道,西至大块责任田,南至小油路,北至窑坑的土地8亩,共计24亩机动地。用于今后本生产队新增人口的责任田。约定:“由六被告临时租用,每亩租金30元,各被告每年按实际租赁亩数交纳租金”,后生产队管理组织解散,至今被告从未向原告第二生产队全体成员和原告交纳租金。现被告在未经原告村委会许可的情况下,六被告或将以上土地出租给他人擅自在该土地上建设永久性建筑物改变了土地农业用途,违反了我国相关法律规定,侵犯了集体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原、被告间24亩耕地的临时租地协议,判令被告将临时租种原告24亩耕地恢复原状后交付原告。刘**等六被告辩称,原、被告之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临时租地协议”,被告与原告村委会所说的八里庄第二生产队之间也不存在所谓的“临时租地协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法院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经审理后认为,自1983年农村实行土地承包时,六被告或其父母便耕种管理诉争的土地,现原、被告均未能举证证实六被告对诉争的土地是否享有合法的承包经营权,原告主张六被告系临时租地,亦未举证证实,系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不明,故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应受理民事诉讼案件的范围,应由有关部门处理为宜,并作出(2012)晋总民初字第00073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晋州市总十庄镇八里庄村村民委员会的起诉。晋州市总十庄镇八里庄村村民委员会不服裁定,并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自1983年农村实行土地承包时,六被上诉人或其父母便耕种管理诉争土地,时隔30年后,上诉人主张诉争土地为临时租地,要求收回,但未能提交租地协议;被上诉人否认为临时租地,反对收回。二审期间,上诉人仍未就其上诉理由提供有关证据。该诉争土地属于承包经营权属、性质不明。故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应当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处理,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17日作出(2013)石民立终字第00117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至今有关行政部门未对上述土地进行处理。2017年1月6日原告聂**、刘**、刘**起诉被告王**,要求被告王**返还租种的土地,给付拖欠的租金600元。本院根据上述两审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认为本案诉争的土地应认定为土地承包经营权权属不明,并于2017年3月13日作出(2017)冀0183民初313号民事裁定书驳回聂**、刘**、刘**的起诉。后三原告不服裁定并提起上诉,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上诉人王**占有、使用诉争土地系依据其与刘**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书》,本案中原审原告聂**、刘**、刘**的诉讼请求亦根据被上诉人王**与刘**签订的《租地协议书》所确立的租赁关系而提出,与之前(2012)晋总民初字第00073号、(2013)石民立终字第00117号民事裁定之间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原审裁定驳回原审原告的起诉欠妥。故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3日作出(2017)冀01民终5689号民事裁定书撤销河北省晋州市人民法院(2017)冀0183民初313号民事裁定并指令河北省晋州市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本院于2017年11月24日到晋州市总十庄镇八里庄村委会就本案调查了村委会主任闫运活,闫运活反映到:原告刘**、聂**、刘**与被告王**发生争议的土地系原第二生产队剩余的闲散地,没有征得村委会同意就转租给别人用于建房经商了,为此,我村的老百姓还写了联名信找到镇政府要求收回土地,政府要求村委会起诉,村委会起诉后,法院以该诉争土地属于承包经营权属、性质不明,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应当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处理为由,裁定驳回了起诉,后来村委会也没有找过政府,现在村委会的意见是先维持现状,等以后政府处理。

  上述事实,有三原告提供的《租地协议书》、晋州市人民法院(2012)晋总民初字第00073号民事裁定书、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石民立终字第00117号民事裁定书、争议土地利用现状图片、被告王**提供的原告支取租金的支款条、晋州市总十庄镇财政所出具的耕地占用税完税证、晋州市总十庄镇八里庄村二队群众的请求信、签名信、刘**、刘义生、闫小球、闫志永、闫勤海、闫青六人占用土地的面积及使用情况图纸、本案的调查笔录、询问笔录、质证笔录及庭审笔录等证据相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刘**和被告王**签订的租地协议书中第二条、第四条明确规定“乙方(被告王**)有不租用土地权,占用期间甲方(刘**)没有收回土地权”“如国家收回土地时投资的建筑物,由乙方(被告王**)拆迁,给甲方(刘**)无关”,据此约定,第一,应视为甲方(刘**)在被告王**占用土地期间,放弃了要求解除合同、收回土地的权利。第二,应视为甲方(刘**)默许乙方(被告王**)在该土地上建设建筑物。第三,如国家(只有国家或政府)收回土地时,被告王**投资建设的建筑物,由乙方(即被告王**)自行拆迁,所造成的损失与甲方(刘**)无关。该约定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双方均应遵照执行。三原告作为协议书甲方刘**的继承人,亦应服从该约定。而且被告正是基于该约定,才在该土地上进行了投资建设,故三原告要求解除刘**和被告王**签订的租地协议书,并由被告返还所租的耕地,不符合该租地协议书关于解除合同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至于被告王**在租种土地上建设房屋经商、硬化路面,是否应当拆除,应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依照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进行处理。按照租地协议书的约定,被告王**已经给付三原告租金至2017年4月1日,之后的租金被告王**应按照约定的期限给付。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王**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聂**、刘**、刘**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4月1日的租金2250元。

  二、驳回原告聂**、刘**、刘**要求判令被告王**返还租种的1.25亩耕地、解除刘**与被告王**2001年10月1日签订的《租地协议书》、被告拆除其硬化的路面和房屋、恢复耕地原貌并自行承担费用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如不能按照上述期限给付三原告租金的,应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0元,由原告聂**、刘**、刘**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李志永

  审判员高江哲

  陪审员张曼

  裁判日期

  二○一七年十二月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刘曼


其他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案例: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7/12/05 星期二 00:00:00

审理法院:晋州市人民法院

案      号:(2017)冀0183民初2527号

案件类型:民事

案      由: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

参与本案的律师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律师365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