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裁判案例> 合同纠纷

陈A诉陈B、许某民间借贷一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粤01民终766号

  陈B作为借款人向陈A出具借条,写明“兹陈B今向陈A借款贰十万元整(200000)人民币用于服装周转资金。借期2015年3月24日到2016年3月24日前还,此据”,陈B和许某分别作为借款人和担保人在该借条上签字,落款日期为2015年3月24日。之后陈A分别在2015年3月25日、3月26日通过银行转账向陈B转账120000元、74000元。2015年5月24日,陈B向陈A转账6000元,陈A主张为5月24日至6月23日利息。

  诉讼中,陈A主张借款时双方口头约定年利率36%,因此在本金中扣除了第一个月的利息6000元。之后,陈B用现金支付了第二月的利息,第三个月的利息即上述2015年5月24日银行转账6000元,之后陈B用现金再支付了2个月的利息,即利息支付至2015年8月23日。对此,许某表示其作为担保人仅对借条约定的本金承担保证责任,且其在借条签字之后,陈B方告知其与陈A约定利息的事实。对此,陈A表示许某知晓借款时关于利息的约定。

  另查,陈B于2016年11月14日到庭接受询问,表示实际借到的本金为194000元,双方口头约定按照年利率36%支付分红,确认已每月支付6000元至2015年8月23日;但在2015年9月时,陈A曾表示只要求其归还本金,不需要支付利息,因此,其仅同意归还本金,并同意按照银行同期利率支付利息;同时其表示已告知担保人许某上述支付利息的事情。对此,陈A确认2015年9月提前要求陈B归还本金,并表示当时能归还则不需要支付尚未支付的利息,但陈B并未在2015年9月归还本金,因此陈B仍需支付利息至实际还款之日。

  再查,陈A在本案申请财产保全并提供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出具保单保函作为担保,陈A为此支付保全费1692元、保费2000元。

  以上事实,有借条、银行转账记录、保单、发票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陈B和许某对于陈B向陈A实际借款194000元的事实没有异议,且有借条和转账记录为证,一审法院认定陈B和陈A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成立。陈B未依约还款已损害了陈A的合法权益,因此,陈A要求陈B归还借款本金194000元合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陈B是否需要支付利息的问题。陈A主张借款时已口头约定按照年利率36%支付利息,陈B确认需要按照年利率36%支付,但表示支付的性质是分红,但并无证据显示上述借款为陈A的投资,且陈B出具的借条已经清楚写明上述194000元为借款,陈B亦实际按照年利率36%的标准每月支付6000元给陈A,一审法院对陈B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对陈A主张的借款时双方口头约定按照36%的年利率支付利息的事实予以采信。陈B并抗辩2015年9月,陈A曾口头承诺只需其归还本金,无需再支付利息,但事实上,陈B并未在2015年9月归还本金,现陈A要求陈B继续支付借款期间以及逾期还款的利息合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因陈B已支付还款利息至2015年8月23日,陈A主张自2015年8月24日起按年利率24%的标准计付利息的诉讼请求没有超出双方口头约定的利息范围,且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务以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人应当对全部债务承担责任。本案中,许某作为担保人在陈B出具给陈A的借条上签字,且对保证方式和担保的范围均没有明确约定,陈A要求许某对陈B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合理,故许某作为保证人,应对陈B的上述债务向陈A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至于陈A主张的保费2000元,该费用并非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必要的费用,且当事人对该费用的承担没有明确约定,该项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认定支持。陈B经一审法院传票传唤,逾期未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关系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陈B向陈A归还借款194000元及利息(从2015年8月24日起,按年利率24%计至清偿之日止);二、许某对判决第一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承责后,有权向陈B追偿;三、驳回陈A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815元、保全费1692元,由陈B和许某共同负担。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许某与被上诉人陈A、陈B对于许某应当对涉案借款本金承担保证责任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许某对涉案借款的利息是否承担担保责任。本案中,陈B向陈A借款出具借条一张,该借条中没有明确约定利息,借贷双方均承认对于利息部分只有口头约定并主张口头告知担保,但上诉人许某表示对于利息部分的约定并不知情且不予认可。借贷双方均无证据证明担保人许某知道借贷双方关于利息支付的口头约定及同意对利息承担保证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在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如果加重债务人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被上诉人陈A与陈B对于主债务之外利息的约定,未经保证人许某的同意,对许某没有约束力。因此,本院对上诉人主张对本案的利息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予以支持。上诉人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6)粤0111民初7748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三项。

  二、变更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6)粤0111民初7748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为:许某对本判决第一项的借款本金194000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承现后,有权向陈B追偿。

  一审案件受理费4815元、保全费1692元,共6507元,由被上诉人陈B负担,上诉人对其中的5679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审案件受理费828元,由被上诉人陈A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7/03/21 星期二 00:00:00

审理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6)粤01民终766号

参与本案的律师

  • 胡蓉律师

    擅长:婚姻家庭

    案例:2个

    代理方:原告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律师365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