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裁判案例> 夫妻财产约定纠纷

隐匿婚内财产擅自赠与“小三”终究无效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2017)沪0107民初5500

   案情简介

赵某与牛某为结发夫妻,后因感情不和分居,分居期间牛某购买住房一处,牛某身患绝症,向赵某提出离婚,后双方协议离婚。离婚时赵某对该房情况不得所知,牛某与赵某离婚后第7天,与王某再婚。再婚当天牛某以遗嘱方式指明,若王某能不离不弃对其照顾至去世,该房有王某继承。该遗嘱经牛某子女及见证人签名确认,之后不久牛某又在其子女持有的遗嘱上注明,该房有王某居住至过世后,房屋有其子女继承。半年后,牛某又将该房以夫妻间更名方式,将该房产权赠与后妻,同时通过公证遗嘱方式确认,该房中属于牛某权利均有后期王某继承。牛某及其后妻相继去世,牛某之子,经查询发现该房为牛某与赵某婚内财产,将该信息告知赵某,几经辗转,赵某找到我,我听取赵某陈述分析案件基本材料后,建议案件从赠与无效角度进行切入。后经法院审理,支持原告赵某的诉请,判决该赠与行为无效。

 

本律师接受委托后归纳案件争议焦点:1、牛某与赵某离婚时,其他财产已处分完毕是否包括该房;2、牛某子女在遗嘱上签名,是否构成对赵某的表见代理;3、赵某撤销之诉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律师分析,虽然离婚协议上有,其他财产已分割处理完毕的表述,但系争房为牛某与赵某婚内所得,没有证据证明离婚时双方对该房已经进行了处分,也没有证据证明离婚时赵某对该房明知,因为该房获得的时间节点为,原被告分居期间,房产作为家庭重要财产,在离婚协议中不做表述,明显不符合常理,而且该房最后是牛某与再婚后王某居住,牛某离婚时隐匿该财产概率很大。

牛某离婚后7天再婚,同一天做出家庭“遗嘱”对该房屋进行处分,若存在明确告知原告的情形,该家庭“遗嘱”或“家庭协议”应产生在离婚之前,而不是离婚之后。同样赵某也未授权其子女对该房做出任何的处分,只是在王某去世后才得知该房的权属及变更情况,赵某从知道应该知道之日起,至诉讼并未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

还有一个重点,“小三”早已介入牛某的生活,牛某再婚后再处分该房时,王某对该房来源,牛某的婚史均知悉,该处分行为并未经过赵某同意,所以王某获赠该房,并非善意。

本律师在接案后,进行大量的证据材料的论证,争议焦点的归纳,最终引导法官做出符合原告诉请的判决。

 

下载本案例

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2017/06/19 星期一 00:00:00

审理法院: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案      号:(2017)沪0107民初5500

案件类型:民事

案      由:夫妻财产约定纠纷

参与本案的律师

  • 秦涛律师

    擅长:房产纠纷

    案例:46个

    代理方:原告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律师365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